搜尋
 
 

結果按:
 


Rechercher 進階搜尋

關鍵詞

最新主題
十二月 2018
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周六周日
     12
3456789
10111213141516
17181920212223
24252627282930
31      

日曆 日曆

本月最活躍發帖人


雲門藝術總監林懷民專訪:舞出感動

向下

雲門藝術總監林懷民專訪:舞出感動

發表 由 tonywong789 于 周日 9月 04, 2011 4:12 pm

http://hk.apple.nextmedia.com/template/apple/art_main.php?iss_id=20110904&sec_id=4104&subsec_id=11867&art_id=15583320

台北往觀音山附近的小農村八里,種植很多竹樹,筍子出名好吃。村裏工廠也多,在馬路旁邊一幢米黃色鐵皮屋,原本是石頭工廠,現在包藏着世界聞名的現代舞蹈團雲門舞集。

早上十時半,四十多個專業舞者已經在排練場暖身。攝氏三十度以上室溫,主要靠窗子讓空氣流動。一個一個充滿個性的身體動起來,鐵屋裏的高溫與舞者體內發出的熱力,是和諧的。十一時以前,雲門創辦人兼藝術總監林懷民回來,高十米的偌大空間,遠遠看他穿黑衣黑褲,一邊胳膊掛着背囊,眼鏡是個記號。舞者的體形,手一招,職員就過去聽他吩咐。





二十三歲才真正習舞
林懷民在這個鐵皮屋是出名兇,團員怕得要死。他友善跟記者握手,然後搭着胳膊走進辦公室向職員介紹訪客,很有讓狐狸跟着老虎走的卡通效果。一個從開始就以接觸社會偏遠角落為責任的舞團,對來訪的人,是誠懇的。

每天開始與終結,林懷民誠心禮佛。小佛堂內,他頭頂一炷香,雙手見得到力度,跪着反向外面的腳底,像兩隻摺皺了的墨魚。早年他外遊印度菩提伽耶,深夜一腳踩着睡在車站地下的人,軟軟的肉,把他嚇得往後彈。眼睛在漆黑中,看見張開口卻餓得吭不出半聲的人,密密麻麻,一地賤民,從此,他回到家族傳統,誠心信佛。



苦海眾生與憐憫放在心,身體,是舞者最偉大的地方。五歲愛跳舞愛得發瘋,受瑪莎葛蘭姆( Martha Graham)啟發,林懷民二十三歲才真正在美國習舞。經歷十年演出生涯,最後他是個亞洲編舞巨人。如今六十四歲之年,舞者的身體,經歷太多了。「我不滿意,因為我的肚子都跑出來啊」。的確是有一小圈肚子,成年人,習慣寬恕。「沒有啦,一般人看我是沒肚子,可跟他們(團員)比,我甚麼都不成」。每天清早一杯咖啡,日間胡亂吃點雜糧,晚上九時半,才能在家裏喘定,把十隻冷凍水餃變成晚餐。控制不了生活,就控制不了身體。說外表,他不介意,因為一個星期裏,他可能僅有三次對鏡自顧的機會,但感覺上,「這裏小一點,就有自在的感覺」。

年輕的身體,惹人懷念。「我不做這種事情,我這個人不會後悔,也不會回顧過去的事情」。無心理準備的時候,嚇一跳,驚覺自己變成這個樣子。我們一起成長,一起經歷變化,包括身體的一去不復返。「九十年代,我的肌肉是硬的」。但他不喜歡硬肌肉,說是個負擔,「它鬆掉以後,我也很高興,沒有負擔啦。可是糟糕啦,我覺得鬆了很開心,然後,周圍也來了,你感覺鬆了以後開心,你就完蛋啦,你就完蛋啦,一去不復返!」在於他,人生像水一樣流過去,何止肌肉鬆掉,心、肝、肺、胃,通通都開始跟你打招呼。林懷民才不介意,因為,對於身體,他還是自信的,「如果我要的話,休假一年,我就能把它弄回來的,給我三個月,我能弄回來的」。可是,他現在三天空閒都沒有。





「我喜歡不同的身體」
雲門的身體,因為林懷民,與別不同。芭蕾舞團或是一些著名舞團,都要挑選身段完美的舞者,「我們不會,我喜歡不同的身體,高矮胖瘦,因為這樣不同的身體,台上就很豐富,很多元,很好看,我害怕就是,身體完美,在台上就像一團冰,那個很美麗完整的身體,我都覺得,他就這樣站在那裏就好啦,不要跳啦」。

他招收團員的重點是,「你要懂得跳舞,你動作要有個性,你跳得像每一個人一樣,我就不喜歡你。有少少的不一樣,我都喜歡」。

團員要懂得打坐、氣功、太極及書法。女舞蹈員懷孕當了媽媽以後,他更喜歡,「她身體經歷前所沒有的巨大變化,最痛苦的都經歷了」。一個母親最懂得自己的身體,他着重的意,媽媽能很好的體現。

「我開始做這行,父親告訴我很重要的事情,他說,跳舞,是所有藝術最偉大的,因為它需要靠身體做這件事情,最難。它不是一個小提琴,也不是一座鋼琴,更不是運動員,跑了,一剎就完」。他們的身體不是藝術品,是動力,既到破爛地震災區跳舞,也在劫後餘生面孔前表演,接觸社會,帶動對舞蹈的熱愛,雲門三十八年一直沒有變心。「要到基層去演出,必須是非常好的舞者,非常好的作品,因為那些人不跟你附庸風雅的,看到的東西抓着他的注意力,就會一直看下去。」去年水災,雲門二團到原住居災區演出,走的時候,小朋友追在他們車子後面,高聲拋下一個令人感動的命令:「你們明年還要來啊!」

無論偏遠台灣村落,或是國際舞台,林懷民都為舞者的身軀感動。「在國外的劇場裏面,看到這些舞者舞動,看到他們站出來謝幕,身體跟身體磨擦出來的精神狀況,我自己是很感動的。我從來沒有想過,台灣人會長成這個樣子,不是說他們跳舞的人腳長,身體瘦,不是,是因為他那個眼睛要笑不笑的,由一個動作去把一個人弄出來的自信。這麼 simple,這麼 dignified,這麼 confident,我們早年出去的時候, we are not confident,我們怕失敗」。

雲門一九七三年開始的時候,台灣已退出聯合國,國民心靈處於尋找狀態。「在過去的二十多年,台灣的外交是沒有空間的,但是雲門可以去到我們的外交官去不到的城巿。管紐約、巴黎、柏林及莫斯科都去」。林懷民自信,這些國家這些城巿邀請雲門,不是同情台灣沒有外交,而是因為他們是個出色的舞團。

雲門是台灣唯一全職現代舞蹈團,政府只資助一成半開支。這樣的經營,是靠人不是靠地方,林懷民說,八里鐵皮屋已經非常好,只要有空間,他們就能跳。

經年累月,關節勞損,每一次舞動,都是傷害身體一次,這些傷害,與常人比,是七倍八倍,甚至更多。所以在排舞後,喘息流汗,人躺在人身上按摩。每天清早,他們也必須泡浴,先把身體放鬆。

有一天,林懷民洗澡,聽着白光《如果沒有你》,結果成就了他用鏡子表演一場舞的構思,用十八首中國及台灣不同年代的國語流行歌,演繹不同時代的集體感情。這是雲門最現代、最輕鬆、最普羅的新作,「他們不再需要把身體當成毛筆去寫字囉」。鳳飛飛的《愛是永恒》,蘇芮的《是否》,黃小琥的《不只是朋友》,還有任賢齊的《對面的女孩看過來》,林懷民都有感動,這些歌,令九成人找到過去的感情。有一位舞者,因為得不到深愛的歌曲,哭了兩天,林老師最終「把那首歌還給他/她了」。這是個不能說的秘密。



雲門二團將十月來港
「如果沒有你,日子怎麼過」,平坐林懷民身邊觀察排舞實況,女舞者婉約靈巧一雙手的力量,在胸膛與胳膊流動着,「伸太遠了,是賣不出價錢的」。早就能寫小說的舞蹈家,聲如洪鐘,每一個動作,就是一句對白,每一種感情,逃不過他,「你不高興啊,他有小仨,你太快樂啦」。

「我的心裏只有你沒有他」,棗紅雪紡舞衣在白皙身體上,跳動着拉丁情人的謊言。若果世上有一個人對林懷民很重要,他會承認,但不會公開,失去與得到,他只記可以加分的事情,「六十四歲,你有強烈的感情,也要有強烈的身體支持,年輕不開心時候,會喝酒,實際上是表演給自己看而以,不需要了吧,成長的調適,世界越來越大,生命的可能越來越多,接受的事情也越來越多,接受以後,你就往前走」。

林懷民往前往後踏着,為十月來港演出的雲門二團練舞,大師功架,在意念的執着,在毫不猶豫的眼神。雲門 2013年將會搬到淡水蓋成的房子,與政府簽約,最長五十年。對林懷民禪者當下思維的人,半世紀是個願望的堅持,他早有心理準備自己的舞有天會蒸發,就如蔣介石銅像的消失。但台灣經歷不穩定的狀態太久了,「政黨來來去去,老百姓對藝術的渴求,永遠在那邊。有樹的地方叫做家園,所以我希望雲門可以永樹,淡水蓋一個房子,希望永樹的可能性會增加」。

離開時,按林老師邀請,對一眾舞者說了三句心底話,看他們的笑容,明白再兇的老師都是好老師。樸實八里有如此藝術,在香港驕貴的西九,會有怎樣的可能性?
記者:冼麗婷 攝影:李家皓

tonywong789

文章數 : 58
注冊日期 : 2010-06-21

檢視會員個人資料

回頂端 向下

回頂端


 
這個論壇的權限:
無法 在這個版面回復文章